当前位置:

最后一难

童亮Ctrl+D 收藏本站

主持人:各位观众,400年一度的“天上人间辩论大赛”的总决赛就要开始了。经过历时三百九十九年的八万六千七百二十三场预选预赛、预选赛、预赛、半决半赛、准半决赛、准决赛,最终决胜出的两队即将在今晚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决赛。首先我来宣读一下本次决赛的辩论题目,正方《母猪可以上树》,反方《母猪不可以上树》。接下来我来介绍辩论双方,反方是才高八斗学冠五车名垂青史万古流芳的人称江南四大才子的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周文宾四位闲人组成的“四大才子代表队”。

(唐、祝、文、周四人站起来手持折扇向观众抱拳行礼,台下一片骚动,几个身穿迷你短裙少女打出横幅“四大才子我爱你”。)

祝枝山:主持人小姐,我们不是闲人,我们是文人。

主持人(把话筒扭向一边):Shut up!我说你是闲人你就是闲人,夸你两句就不知自己吃几碗干饭了,还想不想拿冠军了?我老人家的话也敢来挑三拣四!一点儿幽默感都没有!Sit down!

(四人脸色大变,吐舌坐下。主持人把话筒扶正。)

主持人:本次决赛的正方就是神通广大本领高强斗志昂扬老少皆宜的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四位仙人组成的“锵锵取经代表队”。

(唐、孙、猪、沙四人站起来怪模怪样地向观众行礼,台下也是一片骚动,几个扎着头巾的小朋友打出横幅“神仙必胜”。)

主持人:今天的评委是:首席评委诸葛亮,评委朱熹,评委朱元璋,评委祝英台——下面给选手三分钟准备时间,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屏幕上出现猪饲料广告,一只猪边吃边哼哼:吃了秋香牌猪饲料,想上树也难。)

主持人:欢迎回到节目现场,有的观众可能刚刚打开电梯(口误),我再把本次比赛情况略作介绍。您正在收看的是“天上人间辩论大赛”的总决赛的现场直播,本次辩论的题目是《母猪是否可以上树》,下面先由正方一辩唐僧师父发言,时间是四分钟。

唐僧:众所周知,家猪是一种杂食动物,好吃嗜睡,体态臃肿,行动不便,别说上树,就连上炕也难!但是这里说的猪并不一定是家猪,也包括其他的猪,大家面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那就是我的二徒弟八戒(八戒的面色有些难看)——八戒神通广大,能言善辩,上天入地,吃喝嫖赌,无所不能,别说一棵小小的树木,就是云霄上的天庭,他驾起云彩不出一个时辰,也能到达——当然,八戒是公猪,但是公猪能上,保不定母猪就不能上。俗语不是讲嘛:不论公猪还是母猪,只要能上树就是好猪!综上所述:对于一棵小树,母猪想要上它绝对不成问题。

主持人:多谢唐僧师父,下面由反方一辩唐伯虎先生发言,时间是四分钟。

唐伯虎:多谢唐僧师父肯定了家猪不能上树在先,小生这里多谢了。关于令徒八戒的本领,在下略有耳闻,然而,您刚才提到“公猪能上,保不定母猪就不能上”,这种推理在逻辑上是绝对不成立的,就像我们不能说“女人能生孩子,保不定男人就不能生”一样。况且谈到猪,我们首先必然联想到正常的猪,而令徒八戒,已经不能称之为猪,他只能说是猪的变种,或者说是超猪,超猪神通广大,并不能说明凡猪也是神通广大。还有在我们人间,猪的不能上树已经被广泛用来比喻不可能发生的事物,历史在不停地告诉我们:母猪是上不了树的。

主持人:多谢唐伯虎先生,下面由正方二辩孙悟空师父发言,时间是四分钟。

孙悟空:我请问唐伯虎先生,你刚才所说的八戒不是猪,那他应该属于什么?你看八戒那副猪头猪脑的样子(八戒有些愤愤地盯着悟空),你会把他误认为是驴吗?你刚才说到“猪的不能上树已经被广泛用来比喻不可能发生的事物”,但是你知道当年唐先生追秋香时,许多人也曾经说“唐伯虎要是成功了,母猪也会上树”,但是最后怎样?不还是成功了吗?母猪是否也上树了呢?

主持人:多谢孙悟空师父,下面由反方二辩祝枝山发言。

祝枝山:既然唐伯虎点秋香成功,那么只能说比喻是错的,只能说明讲那句话的人是小人之见,并不能说明俗语是错的。八戒有猪样不假,但是他已经有了一颗人的心,猪有了人的心就不能再叫猪,而应该叫做猪妖(台上台下一片哗然,八戒眼珠几欲瞪出),他已经失去了猪的普通功能,而具有了超能力,这种动物还能跟猪相提并论吗?尊敬的八戒师父,你现在已经贵为大唐高级公务员,还能认同自己是猪这样一个事实吗?

主持人:多谢祝枝山先生,下面由正方三辩猪八戒发言。

猪八戒(眼泪汪汪的):不错,我是猪,我从来都是猪,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猪。我们猪的家族一直都是跟好吃、懒做、贪睡等词语联系起来,好像我们猪从来都应该是任人宰割、受人唾骂的,但是现在我要说从我这里开始,所有的猪都可以站起来了。别说是一棵小树,就是参天大树我们也可以上去。列位请看:(八戒说着把手一挥,厅内变出一棵老树来,又一挥,变出一头肥大的母猪出来,只见母猪歪歪扭扭地踱到树下,毫不犹豫地“噌噌噌”几下便爬上树去,灵敏得如猿猴一般。台下一片惊呼。)

主持人:多谢猪八戒师父,下面由反方三辩文徵明发言。

文徵明:各位,首先我代表观众向八戒师父表示谢意,感谢他给我们带来如此欢快的节目。然而,魔术毕竟是魔术,它代表不了现实的存在。同样,我们也可以在文学中把黑说成白,把白说成蓝,把蓝说成兔子,把兔子说成方便面,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一个农妇真正养的猪是不会有这种出息的。若是母猪都能够上树跳墙,那么还要狗干什么?猪圈还有什么用?

主持人:多谢文徵明先生,下面由正方四辩沙僧发言。

沙僧:我搞不懂观众亲眼所见的东西,为什么会被诬蔑为魔术,阁下刚才“兔子说成方便面”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你既然愿意把猪狗相提并论,那我就告诉你,现代科技研究表明,猪的智力其实要远远胜过狗的智力,所以既然狗急可跳墙,猪急便能上树。而且,我们这里说的是“可以”上树,并没有说“必然”“一定”“绝对”能上树,如此即便有一两头猪上不了树,那也是自己不努力的结果。面对我们举出的上树的活生生的例子,对方还怎么敢言个“不”字!

主持人:多谢沙僧师父,下面由反方四辩周文宾发言。

周文宾:眼睛毫无疑问是最容易被蒙骗的东西,电影还是亲眼所见呢,里面的东西就都是真的吗?猪从来都是被圈养的东西,并不是努力就可以实现梦想的;况且猪的先天条件不足,没有锋利的爪子,狗能跳墙因为其后腿发达,当着急时潜能爆发出来,跳墙绝对可能发生,猪连爪子都没有,树干都抓不住,要如何去上树?对于你们所谓的活生生的例子,不过是玩弄妖术的结果,妖术自古以来都是骗人的东西,作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对于“母猪可以上树”一说,我们一定要说“不”,而且要将说“不”进行到底!

主持人:多谢双方四位辩手的发言,下面是自由辩论的时间,双方各四分钟。

唐僧:你刚才说“作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如果观众接受了,是否他们就是不正直、不诚实、没有责任感呢?

唐伯虎:对方辩手不要转换话题,我们否定的只是你们例子,你们的妖法不足以作为例子证明“母猪可以上树”。

孙悟空:母猪上树只是一种现象,上不上得去取决于树的相对大小和树的状态,如果树很小,或者是一棵砍倒的树,别说是母猪,就是母河马,也上得去。

祝枝山:这里不是脑筋急转弯,我们这里讨论的是正常的猪和正常的树,你们偷换概念,走入极端,歪曲事实,简直不可理喻。

猪八戒:你说的正常的猪,请问猪有多重?你说的正常的树,树有多高?题目中有吗?

文徵明:题目中虽然没有,但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否则这一古语也不可能流传至今,也不可能被用来作为不可能发生的事物的比喻。

(钟声响了一下,反方因为语速太慢,时间到。周文宾遗憾地看了文徵明一眼。)

沙僧:孔子有云“树而时上之,不亦乐乎”,母猪上树其实是一种锻炼身体、求得生存的本能。

唐僧:马克·吐温也说过“树有什么难上的,我家的母猪就上过好多次”。

孙悟空:作为一只母猪,应该通过不断的上树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猪八戒:曾经有一棵树立在我的面前,可是我没有上它,等到被人砍了的时候,我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对那棵树说:我要上你!如果非要让我说一个次数的话,我希望是:一万次!

(钟声敲响,正方时间到。)

主持人:下面由双方作总结性的发言。

沙僧:我方从一开始便列举了各种实例来证明母猪上树其实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除了当场举例说明问题外,而且还从相对论的角度作了更为深刻的阐述,并且又举了好多名人的语录。所以这里我想说:母猪上树不仅是可以的,而且是历史发展的一种必然!

周文宾:对于反方的歪理、歪证,我方这里简直不屑一驳,完全跟事实脱钩的事例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例证都是错误的,得出的结论还能成立吗?如果说历史的必然,那么千百年来流传的俗语不是必然,倒是今天这几个胡说八道的人总结出的东西倒是必然了吗?

主持人:下面请评委退席,商讨今天的获胜方。电视机前观众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屏幕上出现一直正在吃药的母猪,一眨眼,马上身体变得极为苗条,跑到一棵树前,一下爬了上去,母猪悠然自得地坐在树杈上,举着一盒东西念道:吃了八戒牌瘦身丸,想上树就上树!)

主持人:下面请今天的首席评委诸葛亮先生宣读结果。

诸葛亮:从辩论技巧上讲,双方可谓不分胜负。但是从一开始,正方便果断地举出了例证为自己辩护,可能是这些例证对他们十分有利,所以使他们论点更具说服力,所以经讨论我们一直认定今天的获胜方是正方锵锵取经代表队!

(正方一片欢呼雀跃,四大才子惊呼:母猪真的上树了!)

诸葛亮:对于今天的最佳辩手我们作了慎重考虑,我现在用几个词来形容这位辩手,他大智若愚,指东说西,老谋深算,方向明确,善于挖掘新人新例,敢于牺牲局部保存整体,有大将风度。他就是正方的一辩唐僧师父!

(唐僧跑上台去领奖,孙、猪、沙三人惊呼:母猪果然真的上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