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秀逗2年(1)

林长治Ctrl+D 收藏本站

1月7日

好不容易盼到了天晴,太阳很显著。

几个礼拜没洗的衣服堆成了小山,经过划拳,大师兄去洗!耶!

其他人围成圈玩丢手绢的游戏。

一会儿,就听见河边传来大师兄用棍子浆打衣服的“砰砰”声。

师傅说:“你们看,悟空平时毛手毛脚的,洗起衣服来还挺专业,都知道用棍子打才会洗得干净。”

二师兄“腾”地蹦起来,“坏啦!坏啦!我衣服里还有钱没掏完呢!”

“多少钱?”

“二十两银子!”

“是银票?”

“是银锭。”

“那就没事啦,银子又洗不坏!”

“可死猴头方片三在打衣服啊!”

“银子也打不坏啊!”

“死狒狒要是用金箍棒呢?”

正说着,大师兄跑了回来,叫道:“叫我洗衣服也不把口袋掏尽,这是谁衣服里的一沓锡纸?”

1月12日

丑奴儿(二师兄化缘)

八戒今天化缘时,极不情愿,极不情愿。师傅上吊威胁之。

等了将近三小时,姗姗来迟,姗姗来迟,却道:馒头不够吃!

1月18日

今天甲壳咪给我们出了道脑筋急转弯题:“小明家有三个小孩,老大叫大毛,老二叫二毛,那老三叫什么呢?”

师傅答:“叫三毛吧!”

大师兄答:“叫毛毛。”

二师兄答:“叫三毛毛”

我答:“叫三毛明。”

子龙笑得合不拢嘴,没有回答。

甲壳咪:“都错啦!你们真笨呀,老三不就叫小明嘛,哈哈!”

师傅想不通说:“这家大人真够偏心的,老大叫大毛,老二叫二毛,到了老三却不给毛啦!这叫小明如何看待他的家庭和父母啊,孩子年纪小小却要忍受自己和哥哥们不同的待遇,好可怜……”

“只有一个可能”二师兄说,“小明不是他们亲生的,是在树上捡的。不是亲生的也不该这样吧,起名字都要有差别,太过分啦!”

“(我靠)ing!树上能结小孩?我看是这样的,小明的爸爸老明离婚后给小明找了个后妈,而后妈也是离过婚的,还带了两个小孩,大毛和二毛……”大师兄解释说,“你看离婚的家庭给孩子们的心灵带来多大的创伤啊……我就不会离婚的!”

“我也不会!”大家纷纷表态。

“对了,小明的后妈,也就是大毛和二毛的亲妈叫什么啊?”师傅问“叫白毛女!我肯定。”大师兄说

甲壳咪和子龙:“……”

1月29日

最近一段时间,凡间虚荣爱富之风盛行。我们也不同程度受到了这股思潮的影响;首先是师傅,不知从哪儿弄来许多金戒指,一个手指头上戴一个,脖子上挂一条25k足金(好足的金!)的大项链;腕上还有手链。打扮得珠光宝气,好闪呐!

然后是二师兄,连睡觉都西装革履地睡!

最搞笑的是白龙马,他在自己屁股上烫上“suzuki”几个金字。

今天观音同志下来对我们进行批评和教育:“太不像话了!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好你个唐三秃,我操你个祖宗!谁批准你把我给你们化缘用的紫金钵盂打成项链和戒指了?!罚你个死白皮挑行李三天!”

观音大师英明啊!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观音姐姐,紫金钵盂我也没有全为自己打啊!请看。这不还给姐姐打了对镶珍珠的耳环呢!”

……

2月13日

今天我们来到了陕西,早就听说陕西的面食有名,今儿个总算见识到了。

进了一家当地最有名的羊肉泡馍馆。生意很火啊!几乎满客了嘛!陕西人真能吃啊,那碗就和脸盆差不多大!二师兄看得很满意。

坐下后,小二笑脸迎来。

小二:“几位客官,要点什么?本店的羊肉泡馍可是一绝啊!”

师傅:“罪过啊!出家人不沾荤腥……可有别的?”

小二:“羊肉泡面包。”

师傅:“这个好!来六碗。”

小二:“要大碗还是小碗?”

师傅看了看旁边顾客脸盆一样的碗,又看了看二师兄肯定的眼神,说:“五个小碗,一个大碗!”

二师兄:“师傅,你又害我,不知道人家在减肥吗?不过我喜欢,长相好,胃口就好!耶!” 不一会儿,小二用板车推来了五碗面:“客官请慢用”

师傅:“哎?别慌走!小二,你弄错了吧,我们要的是五小碗一大碗啊!怎么上了五个脸盆吓唬我?”

小二:“这就是小碗啊!还有一个大碗马上就好!”

(我靠)ing!小碗都这么大,那大碗?

果然,不多时,小二用叉车叉了一个大缸给二师兄……

2月19日

下午我们雇了条小船过一条河。刚行至河中央,甲壳咪和子龙玩耍时不小心把师傅的金冠弄掉水中。

师傅:“天那!我的金冠啊,名牌呀!谁帮我捞上来啊?没有金冠的我的头皮,好暴露,好没安全感!”

当时因为水凉没人愿意下水。

二师兄拿起钉耙就往船上划,说:“我有办法!我在船上做个记号,等到对岸找个专业打捞的来处理!”

“你个猪头方片五!这不是刻舟求剑嘛!这馊主意除了悟空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师傅骂道,“耶!我倒是有办法啦!悟净,给我拿个小刀来,我在水上刻个记号不就行了嘛!哈哈哈!天才啊!我的灵感就像打火机一不小心就蹦出火花呀!”

大师兄:“沙师弟,把小刀先给我!……”

2月21日

睡觉姿势究竟是哪一种才算正确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采访了同志们。

子龙:“科学证实,向右侧睡最为健康。”

师傅:“噢!耶!我就是向右睡的,怪不得睡得我是桃李芳菲,梨花俏,怎比我雨润红姿娇。”

大师兄:“Happy!我也是!我也是!子龙,这边是右吧!”说着伸出左手使劲地挥动。

二师兄:“我还是认为仰天大睡好!这样睡觉气势宏大,且活动自如,还可以展示我那迷人的小肚腩,实乃睡姿中的上乘之法呀!”

甲壳咪:“我觉得趴着睡好!这样可以使口水流得很欢畅!”

白龙马:“都别扯啦!怎么也比不上站着睡吧。没听过孟子说吗?‘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过站着。”

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他们谁说的对,但我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我觉觉时采用他们的综合式,有时还用倒挂式也!睡得我好迷彩啊!”

3月22日

我的三次失恋与乞丐

第一次:我和小小去逛王府井,路遇一乞丐,只见他没有双腿,只能在地上趴着要饭,看着心里怪恶心的。我装作没看见就走了过去。

小小:“刚才那个人那么可怜,你却装作没看见!告诉你,像你这么没有爱心的人,和你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

后,感情日淡,我们在两天后分手。

第二次:我和大大在王府井逛街,又遇一乞丐。没有腿也没有手,躺在那里要!更恶!我二话不说,蹦过去,给了他一张百元大钞。

大大:“哟!你还真大方啊!什么时候见你给过我这么大面值的钱啦!你个败家仔,和你在一起看来是没有什么前途了。”

后,感情日淡,一天后分手。

第三次:我和中中去王府井,再遇乞丐。(妈的!看来是得罪丐帮了!)那人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嘴,就在那里要。我靠ing!这样也行啊!

我看了看旁边的中中,想了想,走过去:“哎呀!老兄啊,你怎么这么惨啊! 快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明天我托人给你安排到福利院去!” 请注意,又有爱心,还不花钱,我真他妈是个天才!

中中:“你这个人怎么和乞丐这么亲啊!将来不是个乞丐也是个要饭的!“当即分手!

3月23日

我们翻过一座山,来到一个小镇。走了半天,见家家大门都紧闭,门口还放着一个一个的鸟笼。

师傅:“悟空,去看看,笼子里放的是什么?”

大师兄:“师傅,你该不是想揩人家油吧,放什么我们都不能拿。”

我说:“师傅!鸟笼里放的都是小男孩啊!”

师傅:“真搞笑,把孩子放在鸟笼里养,那家里面住的会不会都是鸟呢?”

二师兄“鸟养个人当宠物!有新意,耶!”

师傅:“耶你个大头!肯定有什么事故!哎呀,我尿急,哪有厕所?”

于是我们就先去找厕所,终于,远处有个“W.C”的牌子给了我们希望。

“哦!冲啊!”师傅挥手上。

当我们要冲进那个建筑时,被一老头拦住。

“你们要干吗?”

“上茅房。”

“这不是茅房!”

“不会吧,墙上写着W.C呀!”

“是啊。这是working centre的缩写,土包子!”

“我靠ing!那你平时怎么解手呢?”

“我平时就在尿壶里解决,然后偷偷倒在邻居家的院子里,嘎嘎……”

“哦!”

大家找来一个大盆在里面解决,完了后全倒在老头的值班室里。

大师兄施法唤来本地的土地。

土地公顶个绿帽子就出来了:“大圣驾到,有失远迎。”

大师兄:“少废话,快说说,此地怎么把孩子都放到鸟笼里养?”

土地:“这种方法养殖孩子生长快,通风良好,不宜得传染疾病,所以喽,产蛋量也是一般养殖法的两倍哟!”

师傅:“我打!养鹅啊?小心我吻死你!”

土地:“别,我本来是不敢说的。前面那座山有个大魔王,最近看上了我的老婆,他要用一百个童男的心来向我老婆来表示爱意啊。”

二师兄:“没搞错吧,你老婆?二百多岁的老太婆?魔王品位也忒龌龊了吧!”

土地:“长老有所不知啊,我老婆吃了一种药竟变得美丽异常了。”

师傅:“什么药?哪里能买到?”

土地:“偶然间配成的,现在她也不知道怎么配的了!”

大师兄:“你可知道那大魔王的别墅在哪儿?”

土地:“明天一早我就带你们去,我老婆也在他那里呢!”

土地让我们去他那过夜,靠,钻到土里,被蚂蚁调戏。我才不干呢!

3月24日

一大早,土地公就领着我们到了大魔王的洞府前。

我和大师兄,二师兄变成小妖混进洞去。

只见一个大豪猪精单腿跪地,正向一个ppmm求婚呢!

豪猪精:“美人儿,嫁给我吧,为了表达我的爱,我要用一百个童男的心窜成项链送给你当定情信物,表示你可以对我放一百个心!”

土地婆婆:“我已经有丈夫了啊!”

豪猪精:“那个老头有什么好?至少我比他有实力。请看,我能用牙给脚趾甲修剪。他能吗?”

土地婆婆:“尽管我也不想和他过了,但是我也不能和你这么丑的人在一起啊!”

豪猪精:“怎么说我也是堂堂‘国字脸长相的男子汉啊!”

土地婆婆:“ ‘蝈字脸才对吧!”

豪猪精:“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结婚后,我承包一切家务!那真是:当里个当。我挑水来,我浇园我织布来,我耕田。。”

二师兄喊道:“你这只猪怎么这么赖皮啊,人家都说了嫌你丑,你还胡搅蛮缠地破坏人家的家庭幸福。”

豪猪精:“这位小兄弟够种啊!你不认为没有爱情的婚姻如同坟墓吗?”

“是啊,既然土地婆婆已不再爱土地公公了,那么再在一起,对谁都是一种折磨啊!”二师兄自言。

“那你也不能用这么血腥的方法来追求爱情啊?要知道世界上最美好的就是爱情啦!”我说。

豪猪精:“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显示我的实力和诚意!”

大师兄:“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心呢?那样更有诚意!

二师兄:“土地婆婆,哦不对,应该是土地美少女:你可喜欢这只豪猪?”

土地婆婆:“怎么可能,上次虎王我都没看上!”

二师兄:“那你看看眼前的这只帅猪如何?”二师兄变回了原形。

土地婆婆:“能不能来点儿别的?又是猪!”

大师兄:“那花果美智猴如何?”大师兄也变回了原形。

土地婆婆:“天那!不能来个有人样的啊!”

我变回原形:“我怎么样 ?”

土地婆婆:“嗯。我还是回去找我的糟老头吧。”

二师兄见土地婆婆要离开,拍手笑道:“哦也!猴子,沙师弟,我们走吧,土地婆婆要回到土地公公那里了!”

大师兄:“你个死猪!你忘了我们来这儿的主要目的了吧!”

我说:“大师兄说得对呀!小孩还没救我们哪能走呢!”

大师兄:“嗯?什么小孩?”

我:“我靠ded!你也不知道我们干嘛来的啊!还好意思凶二师兄!”

大师兄:“师傅不是让我们查看这个山洞里有没有直接通到天竺的暗道吗?”

我:“这个死秃驴没有一点儿正经的!”

豪猪精 :“什么乱七八糟的!当我不存在啊!小的们,上!把他们都按在地上,让我踩个痛快!” 小妖:“是!”

豪猪精:“不会吧!真是‘小的们啊。”

只见一只只蜗牛精,鼻涕虫精在往我们身上爬呢。

豪猪精:“你们几个小屁眼子管什么用?!大屁眼们都死哪去了!”

鼻涕虫精:“回禀大王,大屁眼子们都在和童男们玩过家家呢!”

豪猪精:“唉,这些大屁眼子,真是养兵千日,闪在一时啊!”

蜗牛精:“大王啊,有些话我不得不说了啊!当初,你不认识土地婆婆之前,对我等的照顾是多么无微不至啊!”

鼻涕虫精:“是啊,我们早上起床,你把我们的棉袄,棉裤烤暖和了才帮我们穿上。每当我去刷牙看到你已经把牙膏挤在牙刷上的时候就想流泪。旧时光……怀念啊……。”

蜗牛精:“可现如今呢?晚上睡觉还和我们抢被子。还有,以前每个礼拜你给我们上五天文化课,现在只上一节还是自由活动课!搞得我们现在在文化水平上没法和别的妖怪比啊!精神上又空虚,又麻木!”

二师兄:“都是女人惹的祸啊。老豪啊,不过你以前的单身生活真的很璀璨啊!令小底笛佩服之极。”

豪猪精:“关你屁事!我还给他们织过毛衣呢,管得着嘛?是啊,我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呢?哦!是爱情!当当当。爱情,爱情,一起爱来,一起情!小的们,一切都结束了,从今天起,我还是原来的我!”

小妖:“哦,耶!大王终于从爱情的泥沼中解脱出来了!我们的生活将重新糜烂起来!”

我说:“太好了!快把孩子们都放学回家吧~!”

豪猪精:“不行!好不容易弄来的,我们可以用他们做化学实验哩!”

我:“验你个头啊!化学实验你不用硫酸,用小孩?”

豪猪精:“哦?言之有理,明天就拿小孩去换硫酸!”

大师兄:“怎么不拿你老木去换硫酸?快把小朋友放了!”

豪猪精:“我不干!”

二师兄:“不干也得干!”

豪猪精:“就不!”

二师兄:“放了他们吧,你坏。”

豪猪精:“不嘛。”

二师兄:“不放就不带你玩啦”

豪猪精:“嗯!不带我玩,我报告老师去。”

我,大师兄,小妖们:“……”

……

最后用我的一个布娃娃才换回了那些男孩。出洞时,看见师傅,白龙马,土地公公,子龙和甲壳咪身上都结着蜘蛛网,蜘蛛网上长着蘑菇……

3月26日

今天如来佛哥和观音佛姐俩下界调研,顺便拜访了我们。

观音安排我们到一古刹中歇脚,古刹大门上写思亦寺。

如来:“s——i——si,拼音学得不错啊!”

观音:“不希奇,我还见过摸一敖庙呢!”

来到正殿,殿上挂着一块巨匾“大熊宝殿”

师傅:“嘎嘎嘎嘎!字写错了哟!”

观音:“你笑得很无知呀!且看看这间屋子。”

果然,旁边的房子上写着“康夫禅房”!

大师兄:“哦!我知道了,我猜后面那间一定是“机器猫斋室”耶!”

……

中午时分,观音说:“悟空,你还不去弄点儿吃的来,你师傅饿得直哭呀。”

大师兄:“又哭!又哭!再哭我叫大灰狼吃了你!”

师傅:“你耳朵塞驴毛了啊!明明是老大在哭嘛!”

大师兄:“谁哭我吼谁!”

如来:“我并没有哭,只是有种液体在眼眶里扑腾了几下。”

二师兄 :“佛哥就是佛哥,说出来的话都充满了禅意。好玄啊!我提议大家把这句话在心里默念三遍。” 饭菜弄好后,大家就坐。

如来:“桌子太高了吧!”

观音:“有凳子你不坐,吃饭的时候还坐莲花宝座,不矮才怪!啊,坐凳子好愉悦啊!”

如来:“是啊,某些人平时骑个扫把飞来飞去,现在坐凳子是比较舒服啊!”

观音:“呵呵,总比某位同志成天坐着不运动好吧!从背后看还以为是弥勒佛呢!嘎嘎嘎嘎~!”

如来:“好了,不吵了,吃饭!哎……闲时三五好友找一舒服的地儿,炒两盘热辣辣的小菜,天南地北不痛不痒地聊上半天。。。那叫一个爽,两个乐,三个酷。。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把他抢过来,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

观音:“ ——”

二师兄:“老大,这时候要是再弄上两瓶啤酒咪一咪。那才叫爽到肺呢!”

观音:“罪过。”

如来:“八戒,去弄两瓶啤酒来。”

二师兄:“观大姐不许啊!”

如来:“你个猪头方片五!没看见小观手里拿的瓶子吗?”

原来,观音手上的宝瓶换成了个啤酒瓶,上面还写着:喝酒不带菜,图的是痛快!

今天真是爽到晕眩啊!

3月27日

今天中午,天庭信使邮筒大仙给我们送来了一封信,高兴得我们一起去抢信。

只见信封上写着:“取经小分队 糖三葬(收) ——天庭人事委员会”

“掐他妈的!我的名字是这样写的吗?葬一次还嫌少。三葬?!”师傅骂道。

“信已送到,我先走了,拜拜!”邮筒大仙说。

二师兄:“等会儿,我有封信要寄!”

邮筒大仙:“拿来!”

二师兄把信递上。

邮筒大仙:“哦。又是给小嫦的啊。小嫦姑娘每天都是从一麻袋的信里抽出一两封来看。哎?怎么没贴邮票?”

二师兄:“什么油票?我只知道有粮票和布票呀。”

邮筒大仙:“装可爱啊。哪,这就是喽!”

二师兄接过邮票就贴在了信封上:“谢谢!”

邮筒大仙:“请付五两银子。”

二师兄:“Shit!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给钱。贴你几张破邮票是给你面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找我要钱!”

邮筒大仙:“别看你现在蹦得欢,就怕将来拉清单。”

二师兄:“你,你是什么人!”

邮筒大仙:“你看我像什么人!”

二师兄:“我看你邮八路!”

邮筒大仙:“着瓜皮!”

……

师傅:“八戒,钱都给了,邮票也贴好了,还站在那里傻笑什么?”

二师兄:“请问大仙,信放在哪里?”

邮筒大仙:“没看见我身后那个长方形的口子吗?把信插进去就行!”

二师兄:“果然是邮筒大仙啊。别人身上是‘眼的地方,你全是长方形的口子呀!”

大师兄:“八戒,让我来!不就是把信插到这个落地式大痰盂后面那个口子里嘛。我插!”

邮筒大仙:“噢!耶!baby,comeon!”

二师兄:“大仙,信几天能到?”

邮筒大仙:“平信说不准,不出意外的话,半年之内吧。”

二师兄:“靠ed!这么慢!爬着送信啊!”

邮筒大仙:“嫌慢?有快的!寄ems!十秒钟就到,爽翻啦!资费五十两!”

二师兄:“靠est!这么快!唉!现在邮政乱收费现象严重啊!呶,五十两。。一定要送到嫦娥姑娘手里哟!”

邮筒大仙:“好了!我们就乡下人洗衣服——沟里摆!吧。”

大仙走后,师傅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封信和几张选票,拿出信来读:

“南天门经警保安大队,大队长一职换届选举——候选人:1.原大队长二郎神:2.原扫黄打黑办干事王小强;3.原交警五大队政委红绿灯大仙。请将你们神圣的一票投给你认为最合适的人选!”

二师兄:“靠ness!王小强都当候选人啦。这小子混得挺快!三十年前还是个鱼贩子。”

我说:“我也想起来了,当年小强贩鱼带贩人,赚了不少啊!”

二师兄:“南天门保安队长可是个肥差呀!众仙家及其家畜下凡作孽都要从此门过耶!”

大师兄:“是啊。北天门,西天门,和东天门都是哮天犬的专用狗洞洞。”

师傅:“哮天犬混得有一套呀。不早了,先睡吧,明天再选!”

是不早了啊。一封这么短的信,死秃驴竟然读了近八个小时!

3月28日

今天吃完早饭,大家就把昨天的选票拿出来,正准备填,二郎神下来了。

二郎神:“同志们好啊!好久不见啦!哟!三藏兄,皮肤越来越好了啊!嘿! 悟空兄,毛越来越柔顺了呀。小沙,越来越有男子魅力了嘛。嗬!小白!越来越白啦!八戒兄……。嗯……好棒…… 大师兄:“老二,你来我们这儿有何贵干?听说南天门要换队长了吧。”

二郎神:“拜托叫我全名OK?这样叫会引起误会的。我正是为这事来的,你们手上不都有选票嘛?填上我的名字,我帮你们交上去!”

师傅:“开门见屎!够直接!不过,事关南天门安全,不可草率,容我们考虑一下。”

二郎神:“切!考虑个鸟呀!别忘了我的背景哟。王小强、红绿灯能和我竞争吗!只不过走个过场而已。快填吧,驳了我的面子恐怕大家都不好看吧。”

二师兄:“OK!我明天就填你!您先回吧。代我向你舅妈问个好!”

子龙:“他舅妈是谁?是哪个背景呀?”

我说:“他舅妈就是母仪天下的王母娘娘啊!”

甲壳咪:“那他舅舅是谁?”

大师兄:“他舅舅就是人见人吐的太上老君!”

师傅:“徒儿休得乱讲!人家舅舅分明是太白金星,你胡扯什么!”

二郎神气坏了:“好啊!你们竟敢侮辱我舅妈!等我回去告诉舅舅玉皇大帝,有你们好看的!”

说完,扬长而去。

我说:“你们不知道还乱讲!这下我们有得哭了。”

大师兄:“不对吧,我记得他舅妈当年和太上老君有一腿呀。”

师傅:“我也明白地记得他舅妈和太白金星在小河边天天在一起看月亮。”

二师兄:“都别说了!人家现在的舅舅是玉皇大帝,我们现在把选票都选他。等他当上了队长说不定就不会生我们的气了。”

师傅:“人都得罪过了,还选他,要是他当了队长,肯定会和我们算旧账的。天庭就一个门。哪天我们上去报销差旅费,他不给开门就麻烦啦。不如让王小强当队长,对我们就有利多啦!”

3月29日

今天,王小强也下来了。

小强:“几位大哥好啊!多年未见,真想死小弟我了啊!”

二师兄:“小强啊!听说你现在混得八错啊!”

小强:“让哥哥们见笑了。最近正竞选南天门保安队长一职,忙中偷闲来看看几位哥哥!”

大师兄:“是来拉选票的吧!”

小强:“绝没有这个意思。我这次下来就是来看望大家!什么队长,哪比得上我们哥们之间的情谊!猴哥,知道你保护唐僧取经路上辛苦,这不,我托朋友从硫球给你捎来一台gba!好玩而且方便携带!甚至可以一边上厕所,一边嗑瓜子,一边玩游戏。”

大师兄:“哦?一边上厕所,一边嗑瓜子,一边玩游戏。听上去真是吊死酷毙帅呆了啊!谢谢小强,我就收下了!”

小强:“谢啥!唐长老,这是我老婆用祖传秘方调制而成的川贝琵琶开塞露。每天早晚搽于面部,有消除皱纹,保持皮肤弹性之功效。专门送您的。”

师傅:“太客气了,小强。多不好意思啊。替我谢谢你夫人吧。”

小强:“悟能兄,多年不见,还是风采依旧啊!知道您的鞋难买,我就特意找人给你定做了一双‘对号牌运动鞋!又耐磨来又轻便,穿上它定能彰显你的运动本色!“二师兄:“小强!你……我好感动!”

小强:“沙老师,这是我用上个月的工资给你买的全套变形金刚模型!”

我:“谢谢啊!让你破费啦。”

小强:“我也没别的事,就是想你们了。这不,还要急着回去工作。大家多保重啊!小弟我就此告辞,有空来我家喝两盅。”说完,“扑腾”一声就上去了。

我想:王小强好明!不选他都对不起变形金刚啊。

3月30日

今天我们走着走着,一个信号灯头、人身体的物体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不用说,这肯定是那位信号灯大仙了。

大仙无嘴不能说话,手里拿着一张纸,师傅拿来读:尊敬的西天取经四人组:我是红绿灯大仙,是南天门保安大队长的最佳人选,请投我一票……

我们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位仁兄……果然是个标准的信号灯,连脖子都是电线杆!上面还贴着《一针见效》的小广告。

师傅:“如果感到消魂你就闪闪灯……”

大仙闪黄灯。

大师兄:“你没有嘴,不用吃饭的吗?”

大仙闪红灯。

我说:“你是吃电的吧?”

大仙闪绿灯。

师傅:“如果你当上了大队长,我们去天庭办事……你会怎样对我们?”

大仙闪了两下绿灯。

大师兄:“那要是我们去天庭闹事呢?”

大仙思考了一会儿,闪绿灯。

师傅:“大仙,我们知道了,你请先回吧,我们心中有数了!”

大仙闪着红灯就是不走。

大师兄:“大仙是不是还要请我们吃饭啊?”

大仙肯定得绿灯闪个不停。

二师兄:“吃完饭是不是还要请我们去糜烂呀……?呵呵。”

大仙:红绿黄,绿黄红,红黄绿,三灯齐闪……激动得都快闪爆啦……

4月5日

好久没有锻炼了,手脚都有些秀逗。早晨,拿出我用来挑行李的家伙——军民两用青龙偃月铲,找个空地耍了起来。直耍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子龙和甲壳咪看我练得很消魂,也做起广播体操来。

师傅:“悟空,你看你沙师弟,这么早就起来练功……你也去练练吧,你可是降妖的主力呀!身体不锻炼会变僵!哎?八戒呢?八戒,你也太不像话啦!还往被窝里藏……快起床,最该锻炼的就是你了!再不练练你就要胖得像只……哦,形容你可真费劲!就像一只吸饱血的蚊子了!” 二师兄:“光说别人,你自己怎么不锻炼呢?”

师傅:“好!我练……左五圈右八圈,我舌头扭扭,眼珠扭扭……好勒!动完收工!啊——锻炼一下顿觉浑身充满了青春气息啊!”

大师兄:“靠!连屁股都没抬……你就锻炼了?还是看我的吧……”

师傅:“停!停!悟空,我叫你锻炼身体,没叫你原地打转疯逮自己的尾巴!不是我说你,要是有尾巴的都像你这么撒欢还得了啊?”

白龙马:“吁——我转……尾巴……你往哪里逃!”

……只见白龙马龇牙裂嘴……撒欢似的转起了一圈烟尘……

4月7日

春天里,百花开,天上人间一片《春光灿烂猪八戒》……想必大家也看过那部恐怖片了吧!如果你能完完整整地看完这个片子,再看上两集《情深深,雨朦朦》,那你就能成仙啦……

二师兄一旦“春光灿烂”那就是脸上骚疙瘩弥漫啦!明明是自己脸上猪肉绦虫做的怪,还大脸不惭地说:“唉!青春期……好长哟……”

今天,二师兄的女朋友朱心追上我们,二师兄正在河边洗脸。

朱心偷偷走到他身后,突然伸出手捂住了二师兄的猪眼。

朱心娇滴滴地说:“你猜我是谁?”

二师兄吓了一跳:“你……你是小兰?”

朱心当时脸色就黯淡下来……

二师兄:“是小红?”

朱心脸色接着黯……

二师兄:“到底是谁?杰西卡……是你吗?”

朱心脸色继续黯……

二师兄:“美牙,别闹了!”

朱心脸色由黑转绿……

二师兄:“哦……你是巴蒲洛娃吧?”

朱心接着绿……

二师兄:“都不是啊?那你是瓢金美?”

朱心:“去死吧你!”

说着一脚将二师兄踹入河中,扬长而去……

二师兄从河中爬上来,问我们:“刚才踢我的是谁?”

大家怕他伤心就说:“是观音!”

二师兄:“哦,这么熟了还跟我玩这一套!”

广告

科学研究证实:感冒是由病毒引起的……

观众甲:“噢!哦!太棒啦!太振奋人心啦……”

观众乙:“大家都高兴成这样啦?为什么呀?”

观众甲:“它不说我还以为感冒是手淫引起的呢……”

全体观众热烈鼓掌:“噢!噢!还好啦……”

新型抗病毒感冒药——感情,疗效迅速,无副作用,不含ppa!

——长春建鑫药业(原农药厂)

4月8日

今天在路边,一群人正围着一个戴着墨镜,模样很拽的人……

师傅问一个青年:“他是谁,请问?”

青年:“他你都不知道?太土了吧!他就著名演员xxx啊!”

师傅:“怎么这么火啊?”

青年:“xxx演技非常了得,我崇拜死他啦!xxx我爱你……”

师傅:“哦?他都演过哪些角色?”

青年:“他专门演睡觉的镜头……睡得好逼真!足以乱真!还有,他在电影《天仙配》中,扮演那棵老槐树,简直是演绝啦!一看就知道是棵槐树,而不是一棵高粱……实力派啊……”

我想:“现在的演员真是个个有绝活儿,人人会特技啊!小朋友们一定要向他们学习!”

4月9日

如来观音又借视察为由下来和我们玩……

师傅:“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啊……”

如来:“你是说那个大包袱呀?是我的脏衣服,三藏,帮我洗洗!”

师傅:“正好,八戒最近发明了一种能自己洗衣服的装备……Look!”

二师兄:“请看——洗衣缸!此缸利用水流和衣物滚动摩擦可以去污的原理洗净衣物,省时,省力,省水……可以说它诞生是人类解放自身的又一大创举!”

如来和观音看过后说:“和普通的泡菜缸没有什么区别呀?怎么洗衣服?”

二师兄:“Look!缸的内壁有许多凸点,衣服在滚动是和这些凸点摩擦,就可以将污渍洗掉!”

观音:“那怎么使这个大泡菜坛子滚动呢?”

二师兄:“是洗衣缸!两种方法:1.找个腿力好的人平躺,用脚蹬缸,使缸旋转起来,蹬得越快,效果越好……2.把洗衣缸从山坡上滚下来,来回几次也同样可以把衣服洗干净。”

如来:“哦?有一套!这正好有个小坡,八戒,你就拿我的衣服来试验试验看!”

于是二师兄把衣服和水装进缸中,加上碱粉,盖上缸盖,密封,然后就从坡上滚了下来。来回几次,衣服洗好啦!

二师兄:“老大请看!衣裳洗干净了!还留有清香呢……”

观音:“天!真的是耶!甚至连顽固的汗渍,血渍,奶渍,尿渍,屎渍,口水渍都不见了耶!”

如来:“切!我衣服上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渍?”

观音:“八戒,你的这个泡菜坛子真的很神奇哟!也帮我把衣服洗了吧……”

如来:“小观!慢着……你要干嘛?虽说你身材不错,也不能当众脱啊!”

观音:“衣服不脱下来怎么洗呀!”

师傅:“观音大姐不必着急……你可以这样……这样……”

于是二师兄按照师傅的意思,把观音和水还有碱粉装入缸中密封好,从坡上来回滚了好几遍……

洗好后,大师兄把湿漉漉晕忽忽的观音挂在树枝上晾干……

4月10日

昨夜如来和观音没有回去,是和我们挤着睡的……不要误会,观音和子龙,甲壳咪一起睡的。

早晨起来……

如来:“悟空,你该洗洗澡了吧!身上的味儿太重!”

大师兄:“别扯啦!去年我刚洗过啊!”

如来:“那你去年还拉过屎呢!今年为何还要拉?”

师傅:“好啦好啦!让悟空去洗澡,我们来做游戏吧……”

如来、观音:“好耶!好耶!咳咳……就玩一会儿,下不为例!? ” 于是师傅就带着观音和如来做起游戏来。

师傅:“我来说口令,你们照着做动作,如果做不到,就要挨罚——打脸!”

观音、如来:“Ok!Go!”

师傅:“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

“啪!啪!”如来观音齐拍手。

师傅:“如果感到幸福你就跺跺脚……”

“咚!咚!”如来观音齐跺脚。

师傅:“如果感到自己帅你就放个屁……”

如来“轰!轰!”放了两个。

观音憋红了脸……

师傅:“大姐,难道你对自己的长相还不满意?不好意思,没完成就要挨罚!”

“啪”观音脸上挨了一下。

师傅:“如果感到愉快你就用舌头舔舔自己的鼻子……”

观音、如来:“我舔!耶!成功!”

师傅:“如果感到自己很聪明,你就把头发甩一甩!”

观音:“我甩!耶!成功!”

如来:“我甩!……失败……我这发型能甩得起来吗?!”

师傅:“不好意思,没做到就要挨罚!”

“啪”如来也挨了一耳光。

师傅:“如果感到自己前途光明就吻八戒一下!”

如来:“我吻!耶!耶!胜利!活跃!”

观音:“……”

师傅:“观大姐啊!难道你对自己的前途这么没信心吗……没完成……我打!”

“啪”观音又挨了一下。

……

一个时辰过去了,观音和如来脸都被打肿了还玩得不亦乐乎呢!

4月15日

春天真好!好多小虫虫都出来活动了,比如蚂蚱、金龟子,还有大象。我最喜欢的小蚂蚁也多了起来。

中午,大家都在睡午觉的时候,我带着子龙,甲壳咪变成三只可爱的小蚂蚁钻进一个蚂蚁窝。

兵蚂蚁甲:“站住!口令?”

我:“我靠!什么口令!”

兵蚂蚁甲:“口令正确,请进……哎?我怎么没见过你们?”

我:“新来的……”

兵蚂蚁甲:“新来的?你们不干活儿在这溜达什么?不要命了?小心我把你们做成蚁力神酒……快滚!”

这时跑来一只小不点儿蚂蚁,拉着我们就跑开了。

小不点儿:“你们不要命啦!工作时间开小差!”

子龙:“什么工作?今天是礼拜六啊?”

小不点儿:“我们可没有双休日,只知道全天候地为女王工作……”

子龙:“她凭什么要你们如此卖命?别理她!和我们一起玩吧。”

小不点儿:“我可不敢。叫女王知道就没命啦!”

我:“其实女王一点儿也不可怕,有我们在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小不点儿:“哈哈……你们?你们不也是蚂蚁嘛……又不是食蚁兽!”

我:“Look!”

我把甲壳咪变成了一只食蚁兽差点儿没把蚁窝撑暴!

小不点儿:“妈妈呀!天那!上帝!阿弥陀佛!阿门!”

子龙:“现在可以和我们玩了吧。”

小不点儿:“嗯……这下不玩也不行啦!你们玩什么?”

我:“我们比赛看谁尿滋得远?怎样?”

甲壳咪:“靠!无聊,不如我们一起去调理蚁后……如何?”

大家:“耶!”

于是小不点儿就带我们来到了蚁后的住处。

蚁后长得很恶呀,又胖又丑,整个一大肥蛆!

兵蚂蚁甲:“站住!你们几个小屁眼子,竟敢跑到这来了!我看是活腻歪了!”

我:“你去告诉那个肥蛆,说我们不干啦!”

蚁后:“什么?你叫我肥蛆?!来人哪!把这几个上班时间开小差,还用不恰当的词形容我的混蛋拉出去,做成果丹皮!”

兵蚂蚁甲:“是!”

小不点儿:“不要!别碰他们!他们是食蚁兽变的!”

兵蚂蚁甲:“嘎嘎……他们是食蚁兽变的?那我就是鸭嘴兽变的……像我这么有理智的人怎么可能相信如此荒谬的事情!”

兵蚂蚁乙:“咩咩……我是羊变的!哈哈……”

蚁后:“你们两个白痴又呓语了!快把他们抓起来!”

兵蚂蚁甲乙:“是!”

他们两个喽罗哪是我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搞定啦!

我对小不点儿说:“小不点儿,现在是你表现勇气的时候啦!去,咬蚁后一口!”

小不点儿:“啊……啊……我可不敢!”

甲壳咪:“去!”

小不点儿上去就咬了蚁后一口……

蚁后:“……”

蚁后动弹不得,她是没有手脚的……看来就是蛆!

小不点儿:“啊?哈哈,原来女王不能动啊!哈哈,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叫你对我们坏!我再咬……”

我们把所有的蚂蚁召集在一起,进行了联欢。

小不点儿:“弟兄们!女王其实一点儿也不可怕!她不会动,是个十足的废物!我今天都咬了她两口啦!有谁还想咬?以后咱们不用为她卖命啦!可以自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

“自由万岁!解放万岁!”

众蚂蚁高呼万岁,小不点儿看了一眼甲壳咪说:“大家安静!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其实食蚁兽也不可怕……而且还是我们的朋友呢!走,我们现在就出去找食蚁兽一起玩!"……

4月18日

“悟空,前面河里好像有个牌坊啊。”

大师兄手搭凉棚,用望远镜看了看。

二师兄:“猴头君,你现在是越来越有创意啦,手搭凉棚用望远镜?你可知道你这样搞,我们好迷茫啊!”

大师兄:“师傅,哪有什么牌坊?连河也没有呀!我看是一团模糊的东东呀!”

师傅:“我靠est!又没调节焦距吧!”

二师兄:“我看清楚了,不是牌坊!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宅门!”

我说:“河上的大门?!莫非就是 传说中的——金碧辉煌大宅门!?” 二师兄:“等于没说!我想起来了,也许那就是龙门了吧!”

大伙:“龙门?”

二师兄:“不错!传说小鲤鱼如果跳过这个大门就会变成——龙!”

师傅:“八戒,虽然你说得热闹,但我看的是门道。白龙马,你最有发言权,给我们解释一下这种超自然现象吧……”

白龙马:“吁,不错!那就是龙门!龙门这边是河,那边就是大海!鲤鱼跳过去就会成为万人敬仰,威风八面的龙啦!我老爸东海龙王以前就是一只活泼伶俐的小鲤鱼……”

师傅:“一般电脑遇到这种逻辑也会立马死机啊!幸好我是吓大的……完全可以接受……那难道只有鲤鱼才跳龙门吗?”

白龙马:“当然不是,谁都可以跳!只要你精力充沛,没有不良嗜好,身体健康且没有纹身……都可以跳!不过……只有鲤鱼跳过去才会变成帅尽两岸三地的龙!”

我:“如果是水蛇跳了过去了会变成什么呢?”

白龙马:“水蛇跳过去就给它发马甲穿,变成海龟!”

二师兄:“太离谱了吧!要是马跳过去呢?”

白龙马:“变成海马!”

子龙:“狮子跳过去呢?”

白龙马:“海狮!”

甲壳咪:“大象跳过去呢?”

白龙马:“海象!”

大师兄:“照你这个混蛋逻辑……鸡跳过去就会变成海鸡啦?!”

师傅:“如果感到惊奇你就拍拍手……”

“啪!啪!”

……

大家来到那个金碧辉煌的门前,原来是个船闸。

4月20日

今天,我们一行来到了一座城池的大门口,见城门上写着:秦国。

哦!是来到秦国的国都了。城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好像在我日记里只要是个城门就肯定围了一群人,那些人好无聊啊……)

我们挤了进去,见一个穿官服的人在说话:“同志们!我叫商鞅,是本国的大夫……”

观者甲:“大夫?你医哪科?”

商鞅:“唉!我怒你不争呀……现在才知道变法是多么重要!今天我在这城门旁放了一根木头,哪个有本事就把木头搬到城里的木材店去,我就给他一百两银子……”

观者乙:“别扯啦!哪有干活还给钱的?你以为新社会提前到了啊?”

商鞅:“现在吾皇命我实施新政,就是要改变一下大家的观念!多劳多得是没有错的!”这时二师兄挤了进去。

二师兄:“把这老粗的木头搬那么老远才给一百两呀?能不能加点?”

商鞅:“不搬拉倒!”

二师兄抱起木头就走,大家跟着他来到了城里的木材店。

木材店老板:“壮士猪啊!你太棒啦!你辛苦啦!我崇拜死你啦!我爱你……”

二师兄:“你……不就给你搬了根木头嘛……干吗那么激动?”

商鞅:“好吧,给你一百两。”

二师兄:“哎?商大夫,你干吗把钱给他!快给我!我还要赶路呢!”

木材店老板接过银子笑道:“嘎嘎……刚才我和商鞅打赌,说肯定有人肯做这事儿,他不相信就赌了一百两……多亏了壮士你啊……给,这是五十两,拿去买酒喝吧……”

二师兄:“……”

接着,木材店老板叫伙计拿出一面旗子挂在门口,上面写:商鞅变法成功!耶!耶!耶!

  • 背景:                 
  • 字号:   默认